柴临

一俄尺之境

文章更了将近四年,非常感激您能够追到尾声,其实对于每一位看文的姑娘,无论看了多少,无论怀着何种情绪,我都心存感谢,毕竟这占用了你们的时间,同时还有心情。更别说您还写下了大段感受,还曾绘过那么一幅有意境的图。

对于姑娘的赞言,我亦有感激、亦有慰藉、亦有惭愧、亦有当不得、受不起。

您提到文中没能理解的地方很大程度也不在于您,而在于我表达能力的欠缺,行文中叙事不够清晰,没有把事情以简明的言辞表述分明,个人思想的局限,知识的局限是一大因素,写作经验的欠缺也是(有时写完一段话,怕人读不懂,又打上个补丁,这些都是问题),还放飞自我,少了一份克制。如今回看前文,不足之处皆是,人总是要向前走,我没理由觉得...

【楼诚】【孤红】【下篇·家国梦】63、浪潮

https://shimo.im/docs/3pF5g7lMZDkab1mq/

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
之前说过想等全文结束了再更新,但实在更得太慢了,今天先放两章吧。

方便起见,直接上链接了。

好久没有更新,不大好意思上来,其实一直都有写,只是断断续续,龟速前行,不过也存了两章了(《浪潮》和《变奏》),还没贴出来,再有最多三章,总共五章就好完结,想到时候一起放了。最后还准备把写得不大满意的《明月楼》再修改一下就大功告成。坑,是不存在的。祝大家新年快乐,心想事成!谢谢追文好几年的你们❤️❤️❤️

天还没亮透就在寒风中等待友人开车去工作,大马路上瑟瑟发抖。不过一路上遥望阿尔卑斯山,又想在《柔板》里写个楼诚的小甜文了,心里暖洋洋哒。

一个艳阳天来到了这里,雨中那一幕,画音犹在耳。话说影视基地晃了一圈怎么没看到明公馆还有他俩上班的那个地方,莫非车墩还有几处拍摄基地?

【楼诚】【孤红】【中篇·寄君诚】22、简札

(二十二)、简札

https://shimo.im/docs/yVvyRPAtWbcBMcaF/
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
之前这篇被屏蔽了,怎么样也弄不出来,也放个链接吧。

【楼诚】【孤红】【下篇·家国梦】62、御者

(六十二)、御者

https://shimo.im/docs/GwR7GmKhTZUvBjxM/

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
没办法了,只能放链接,大家点得开,看的见吗?

下面还有一篇62章《御者》总是发不出来,太烦人了,我晚点再试试。

【楼诚】【孤红】【下篇·家国梦】61、月白

(六十一)、月白


       一场饭局终了,已是夜里十点敲。酒店门口,有辆桑塔纳静待多时,此刻马达呜啦驶至人前,车门一拍,即刻梭行于夜幕间。

       后座之人阖目椅背,前方司机不置一言,递去个保温杯。

       没接。

       杯子放回,小伙子转动方向,漫无目的兜起了圈。...


《风筝》虽然看得出来删改了很多,但即便如此还是觉得能过审是奇迹,而且越到后面越是妙,妙不可言,前面的那些Bug瑕疵都成浮云了!这片算是谍战剧的一大突破了。

看了几集《风筝》,可能为了过分突出主角的能耐,军统那些配角的智商被拉低了,特别毛人凤🙄,接戴笠班的哪能这么幼稚。不过这片追着还蛮有趣,一路看下来站了郑耀先和四哥的CP😂,那个苹果和苹果皮的梗太煽情了,真爱啊!而且老六手下的几个兄弟对他似乎也是爱得不行!故事以山城为开端很有感觉啊,但大部分剧情在解放后,不知道这些真爱们最后会不会知道老六的真实身份,会挂掉几个,听说有一个会从台湾潜回来,期待后续发展。感觉这个片子演员的台词和口型很多地方都对不上,不知道是不是为了过审,改过很多内容🤐

最近白天累过头了夜里反倒难入眠,刚听了一首《葬花吟》就想着把《戏子》和《埋香》这两章拿出来翻翻,看完后真是无比地难过。初写海棠这个人物时并没想过这个角色会如此虐到创作她的人,好在死亡是海棠最好的归宿,那一声“明长官倷好!”也让对方永远记得这个姑苏小娘鱼,不然以她的个性要如何在这人世间熬过一生。

我有时会想,等文章完结后自己是否有勇气静下心来从头到尾读上一遍。

哎~~~

裁成书签啦🔖🔖🔖,就是这次的纸做书签还是稍嫌薄了点😅

给同事写的书签,先写再切割。To love oneself is the beginning of a lifelong romance.(爱自己是终生浪漫的开始)王尔德《理想丈夫》中的一句话。本来还是想用红纸金墨的,不过点尖不似平尖,笔头很细,接触面小,出来的金色效果不显眼,还是用了黑墨。不过有阵子没练Copperplate了,有点手生,以后空了多写写💪,一直想写彼特拉克那首十四行诗《爱的矛盾》,《濡沫》那章里楼诚散步在歌乐山道上时明楼诵给阿诚听的,下次用铜版体呈现出来😊

《远山》里阿诚抄的古罗马诗人卡图卢斯《歌集》里那首悼念亡兄的哀歌双行体,红纸+金色墨水+加洛林体+首字母装帧。晚上无聊试写了一下,标题的哥特体字母还没来得及写上,只打了个框,首字母装帧最好是贴金箔,不过金箔薄如蝉翼,操作起来颇为麻烦,试了几次效果不佳,就直接上色了,以后有时间再完善。

文中阿诚把这张红纸抟起丢进了竹篓,他不知道明楼悄悄捡了回,直到多年后从对岸拿回的遗物中才再次看到了年少时的这片初心!

【楼诚】【孤红】【下篇·家国梦】60、远山

(六十)、远山


       具体是在哪一年,记不清了,总之明台有讲过:“阿诚哥你一定会是个好长辈,我将来若没本领教养小囡,你帮我教。”他调侃着每年假期把小囡往二伯伯那一送,轻松!

       想那会儿自己骂他偷懒,“不怕小囡跟我亲了把我当爷老头子?”也真想得出来。

    “真帮着教好了,喊一声‘爸’又哪能呢!”那位曾这么表示。...


这两天翻阅评论和私信,发现有不少妹子好奇凌寒渡和阿诚之间的关系,我记得雪航这个人物在初登场时就有被问过类似的问题,他是否对阿诚产生了爱情?如果有,阿诚怎么应对?似乎并不排斥他,在明楼面前还三句不离口;若没有,他俩之间又是一种怎样的情感和相处模式?我记得当时只是笼统的回答了“没有爱情,谈得来的朋友而已“,现在想好好回复一下这个疑问。

我之前是准备把雪航和阿诚在澳门相识的那段故事写在番外里的,但慢慢觉得还是要放入正文,因为这个人物我把他设定的相对特殊,从他身上得引出来人对人的一种精神依赖,以及人际交往中某些复杂的心理变化,写他主要也是写楼诚。

雪航有过一个深爱的伴侣,并且挚爱一生,一生不变,从...

 视屏做得太赞!!!几乎还原了《明月楼》,姑娘素材找的棒!几次的手部戴戒指特写,在眼前闪现时胸口一紧。明楼受审时的脚镣、签的字、盖的红手印、印有“ZZ要犯案件”的卷宗,后头阿诚以军统身份被押送至提篮桥时那张白纸黑字的卷宗,(惊叹姑娘是从哪里找到这么贴切的素材?!)真得太用心了!后花园嬉闹,国际饭店顶楼三兄弟的那一夜,基隆码头一场夜奔,每个镜头都贴合着原文,连那个很少出现的核桃梗都加进去了,姑娘把文章看得太仔细,真的太感动了!这个视屏我反复看,反复看,看哭的不仅仅是原文的虐心情节,更是想起那些写下每一个字的日日夜夜都有大家的陪伴,心里感慨!


上个月说把后一章《远山》贴出来,没能做...

非常抱歉这个月没能更新,实在近来生活工作中发生太多状况,一下子搞得我焦头烂额,连一点空闲时间都挤不出来,甚至今天我还是处于一个忙碌的状态,前阵子身体情况也不是特别理想,所以很多评论和私信都没能及时回复,但我都有看,每一条都会仔细看,你们留言是我在这段黑夜里唯一的明光,就如文里阿诚的表字——静辰,静夜星辰,夜行者的明灯。

无论发生什么事《孤红》绝对不会坑,这点请追文的姑娘们放心。架构这样一个故事,并且完结它,是我一直以来的理想,从没变过;写作的激情和动力也永远都在那里,即使在最艰难的时候它都没有退去。我想人生多历练一些事情心智才能更成熟,这对写作也有很的大帮助,写手的阅历增长了,对人生有了新的...

太喜欢了!明楼的剪影,阿诚的眉眼和脚下那条红途,真是绘满了信仰、坚毅和血泪。战争的劫难,个体的精神,合于一处,好有意境!我也实在不知道怎么表达喜欢,谢谢姑娘!❤

僧裟落:

看了孤红,实在不知道怎么表达喜欢,画一幅

【楼诚】【孤红】【下篇·家国梦】59、父亲

(五十九)、父亲


       那一夜,明明把对父亲仅有的记忆悉数诉与了眼前陌生的亲人。

       战场归来,也没多久,周围人对一家子的态度就起了变化。开初的疏离,进而的谩语,最终的攻讦,父亲都不置一言。父亲总爱把她举上脖子满屋跑,因了宝贝囡恩最喜欢坐飞机,纵使他腿脚不便;父亲的视力也不大好,但只要人在家中,只要得闲,总不忘戴起眼镜凑着童书讲故事,因了宝贝囡恩说过爸爸讲的故事全天下最好听。...


现在的lofter真得让人抓狂,早先顺利发出的那些章节时不时会接到屏蔽通知,无论我怎么改都是无法吐出,但重发一遍,又毫无问题,这种情况着实让人头痛。特别上篇《明月楼》居多,眼下我也没时间一遍遍去改,只能先不管了。反正上篇一直有修改的打算,等将来改了一并再发吧。如果大家在看文过程中发现章节少了,不是我删了文,而是被屏蔽了。希望什么时候能再被吐出吧。

前文《双刺》里提到的一些场景(图比较多)

利顺德饭店里,为躲避凌雪航那一枪,明楼护着阿诚滚下来的那阶铺有厚地毯的楼梯。

(有点明公馆的感觉。)


雪航杀人的海维林酒廊门口,就在那楼梯边上。




当天楼诚晚饭的那个餐厅(1863别致),利顺德好像是1863年开的,所以餐厅起了这个名儿。

墙上两幅字,一幅是“美酒流连三夜月,水光翻动五湖天”落款涤生曾国藩;一幅是“积学为富”落款少荃李鸿章。

酒店底楼这家饭店的环境个人特别喜欢,菜的味道也是很不错,在这里烛光晚餐挺有感觉的,主要是人少,特别安静,吃完饭后嘛就饱暖思淫欲,然后他俩就得赶紧回房啦......



于是去坐电梯了

酒店老电梯,现在还能运行,但平时不开放。...

【楼诚】【孤红】【下篇·家国梦】58、明牌之双刺

(五十八)、明牌之双刺


      民三十五年,天津。

      吴站长步下利顺德门前台阶,上了辆私车,一路驶出了河坝道。

   “事儿说定了,明天你辛苦一下,跑趟上海。”靠上后座椅背,他阖目道。

      余主任一打方向:“是。”


     上海,礼查饭店。

  “这个事情……倒是...

【楼诚】【孤红】【下篇·家国梦】57、明牌之指针

【这次更两章,《明牌之指针》和《明牌之双刺》,本来是一个整体,《明牌》这章我是一起写的,差不多三万字,但整章无论怎样都发不出来,试了一个下午都是被屏蔽,这么多字数我查到崩溃都没发现问题在哪里,但分段倒是可以,所以只能拆分了一下。《指针》短一点,《双刺》写了天津的一段往事, 有点长。】


(五十七)、明牌之指针


       小沈,连夜从北京赶往上海,才踏入石库门院落就迎面撞上要找的人。

    “你——”他手指对方,半天没出一句话。...


【楼诚】【孤红】【下篇·家国梦】56、巷陌

(五十六)、巷陌


       小沈是执意要陪人回上海,阿诚扭不过他,便由着扛上行李跟去了车站。目的地下来,拿着单位介绍信,两人摸去了一街道办的大门。

       里弄进深处一栋小洋楼门口,看门人见那笔挺中山装并手中黑漆皮箱也没询问,任两人进了楼道。找到相关人员说明情况后,对方表示这事儿自己做不得主,须得找主任处理,说着挂了个电话到主任办公室。主任本在沙发上午休,听闻电铃,火冒三丈:“搞啥个名堂!”...


谢谢阿烟姑娘用心的讲播,前文好久没回顾了,这让我一下回到了前年动笔之初的心境,感慨万千!喜欢姑娘甜甜地声音,您另一童话专辑里的《卖火柴的小女孩》也非常打动我,让我想起了某一章阿诚回忆幼时大哥曾在床边讲给他听的那一幕。这真我新年伊始收到最好的礼物。新的一年一定努力把这个故事写好写完,谢谢你们的喜爱!

阿烟:

经由 @柴临 柴临大大同意,我在喜马拉雅录制了大大的《孤红》,喜欢的朋友可以去喜马拉雅搜索“烟宛如故”~就能看见当中的一个音频专辑《孤红》。
链接在这http://www.ximalaya.com/swf/album/red.swf?id=6592819
没有太多的...

上篇里写到的锦溪那座长桥,横亘烟霭,水阔天空。不必走上去,站在湖畔,或荡舟湖上就很好。以前随手拍的一张图,没什么游客,特别安宁一小镇,周末花半小时车程前往,站到这里看看,解一周疲劳。

【孤红•柔板】【画痕】

     【江南小镇的一日,吃吃喝喝做做。】


      “新摘下的果子,请远舟先生品尝。”小僮捧着盏红扑扑地柿子置于案前一架明月砚屏旁。

       阿诚搁下手中笔,从砚山上取来一支长锋,边在纸上铺写胸意边问说:“院中树上的吗?”

       小僮往薰笼里添...

1 / 4

© 柴临 | Powered by LOFTER